多年前写的一篇关于“信”的培训文章

首先我们先讲两个故事:

1 狼来了的故事

2 小孩种花当国王的故事

故事说的是一个国王想找一个合适的国民作他的继承者,于是发出一些花的种子,并且承诺如果谁种出最美丽的花就让谁作他的继承人。结果到了检验的那一天,许多人拿着艳丽多姿的鲜花来应检,其中有一个男孩却捧着空空的花盆。国王问他:“为什么你的花盆是空空的呢?”,男孩回答说:“我把您发的种子种下去后辛勤的浇水,培育,可是就是不见花长出来。”国王欣然地任命他为新的国王,因为国王发的种子经过蒸煮了的,所以这个男孩是中间最诚实的人。

故事中的国王显然珍重诚信的品质,所以他选择的接班人或选中的人才就一般具有诚信的品质。倘如这个国王说:“我欲选择一个接班人,必须是北京市户口,身高1.75米以上,身材性感,生性残忍彪悍……”,这个社会现在以及将来将处于什么样的道德水平,我们可想而知。

3一个顾客走进一家汽车维修店,自称是某运输公司的汽车司机。“在我的帐单上多写点零件,我回公司报销后,有你一份好处。”他对店主说。但店主拒绝了这样的要求。顾客纠缠说:“我的生意不算小,会常来的,你肯定能赚很多钱!”店主告诉他,这事无论如何也不会做。顾客气急败坏的嚷道:“谁都会这么干的,我看你是太傻了。”店主火了,他要那个顾客马上离开,到别处谈这种生意去,这时顾客露出微笑并满怀敬佩的握住店主的手:“我就是那家运输公司的老板,我一直在寻找一个固定的、信得过的维修店,你还让我到哪里去谈这笔生意呢?”
面对诱惑,不怦然心动,不为其所惑,虽平淡如行云,质朴如流水,却让人领略到一种山高海深。这是一种闪光的品格——诚信。

 

当今社会利欲熏心、物欲横流,导致社会诚信缺失。

诚信是什么,从先辈们所造字来看,诚字是言旁一个成功的成字,也就是说所说的话能成功,能成为现实,那就是诚;信字是人旁边一个言字,也就是说是人说的话就是信;所以说是一个人,就要说话算话,那就是诚信。老子的学生子贡问政,《论语》颜渊第十二之第七:“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子贡向孔子请教治理国家的办法。孔子说,只要有充足的粮食,充足的战备,以及人民的信任就可以了。子贡问,如果迫不得已要去掉一项,三项中先去掉那一项?孔子说:去掉军备。子贡又问,如果迫不得已还是要去掉一项,两项中先去掉那一项?孔子说,去掉粮食。自古人都难逃一死,但如果没有人民的信任,什么都谈不上了。

不管是先人造字,还是先辈理政,对于诚信是极其推崇的。

诚信,随处可见。诚信者,诚实和信义,所谓诚信就是以诚相待,重信义。之所以论诚信,是因为诚信太需要了。诚信几乎是所有伟人必要的。刘备本无才无能,打仗不成,治国不成,兵法与治国之道更是一窍不通,之所以可以雄据一方,完全是“著信义于四海”,所以就有人愿意帮他。再看看金庸笔下的主教,有老实,有狡猾,有愚钝,有聪明,但永不变的是“信义”二字。诚信可以说是人的灵魂,头可断,血可流,但不能改其本心。

 

我们这里举一些人不讲诚信的例子,大街是的骗局很多,电视上说了,报纸上说了,自己也当经历过。为了什么,一个字——钱。而付出了什么,诚,人不诚实,才会用骗术来谋取钱财。诚不仅表现在大的方面,也表现在小的方面。撒谎,在小孩看来是罪大恶极,和偷窃,抢劫可以相提并论。在大人看来本应罪加三等,但没什么大的影响,却什么也不会发生。小孩见大人撒谎,等小孩变成大人也学着撒谎,就这样形成了一个纵横交错的网。出淤泥而不染的人太少,还不如清者自清。诚是事后,对对错错也容易揭底,而信则不同。

 

信,信义也,信义,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干事对得起天地良心,自己对得起自己。信,中国人少,外国人却可能好一些。一个人答应了一件事又什么也不干,这就是无信,所谓人无信而不立,没有信用,干什么也是无用的。出尔反尔的事多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就少了,信任没了,诚实还有何用呢?于是,信少,诚少,诚信自然多不了。

 

诚信的根本问题在于社会,在于环境。人出生是的社会就是一个没有诚信的社会,试问他又如何去讲诚信。人太多,不讲诚信的人也很多,有人说,没有素质,自然就不讲诚信,其实也不一定,很多包装精美的箱子中也有劣质品。动员大家全讲诚信是不可能,不实际的,办法也没有。诚信说容易也不容易,谁能保证自己永不虚伪呢?

一个文明的社会首先应该体现在人对伦理道德自觉的信任,很遗憾,至今为止我们不得不以更多的框架来约束强迫促进社会与人及人与人的关系链结,如果退回到一个思考的原点,审视我们的灵魂和窥视他人的举止,不难发现,诚信两字在我们生活中正以一种无意识而向有意识的常态过渡蔓延,姑且不论一个国家、一个企业、一个公司、一个机构失信于人所导致的恶劣的结果。生活中我们处理人际关系彼此更多的不信任,比如生活中普遍的等人现象,从无意识的外因所导致迟到到一种有意识的刻意晚到,或者发展为去与不去,有利或无利,值不值得,一开口就引发人性思考的欺骗,逐渐发展为更为恶劣的各种骗局,站在一个自私的立场,无视另一方信任及损失,这也的确是一个文明而不稳定的事实和社会现象。

物质社会所负荷出的思考下,许多人把诚信二字重新定义,认为诚信只需要向利益讲究,诚然,我们失去了一种信任,似乎对自己无关紧要的信任,可以给自己更多的空间做非常现实而感性的思考和个人发展,当然我们无视人是共存的动物,失去了一种对利益以外的责任感,姑且不论失去一种做人的厚道良知和道德谴责下的麻木不仁,所引发的心理思考,足够导致文明社会下人性的瓦解,一个极不稳定的社会生活环境下对人性是危险的,人与人的关系乃至人与社会的关系是暧昧的,社会风气是腐蚀狭隘的。

“人因诚信而立。”作为当代中国青年,个人认为每个青年最重要的是学会做人,至少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这是一个长远而有意义的品格持续过程,看似简单却对个人和他人乃至社会发展起到极其重要的推进,一个有诚信的社会是文明的,一个文明的社会必然飞速发展,对于小到个人,大到种族和国家发展是智慧而民主的,值得每一个人严肃去审视;去鞭策。

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呼吁诚信,呼吁一种不容丧失的社会责任,理论性的道理也不在少数,而社会依然始终还是在法律的约束框架下逻辑性程序中予以制约而保持稳定和平衡,自觉自愿的人始终是在少数,这实在是一种人的不理智和不文明而制使社会走向落后的体现。

诚信意识需要得到广泛的普及,这不是一种思维,而是一种自觉的理念,现在我们对诚信的认识远远不够,甚至是扭曲的,呼吁力度也远远不够,甚至成了一种遭人唾骂的牢骚,这令“诚信”二字在社会中显得很苍白。

中国自古就是一个讲究诚信的礼仪之邦,我们有过在人类史上灿烂辉煌的五千年文明,也是一个比较理性的民族,物质文明飞速发展的今天,我们却失去了很多精神文明的财富,导致了文明社会下的不稳定性,我们匮乏的不止是能源、物质和智慧,还有我们的精神良知和道德。

好在诚信是可再生资源,我们需要一种不宣的共识,捍卫诚信,是在捍卫一种不容丧失的社会责任,捍卫一个文明社会的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