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道隔窗人睡醒\红日渐高花转影

昨天背诵的第一首词如下:

木兰花令

李石

辘轳轭轭门前井,不道隔窗人睡醒。柔丝无力玉琴寒,残麝彻心金鸭冷。

一莺啼破帘栊静,红日渐高花转影。起来情绪寄游丝,飞绊翠翘风不定。

身临其词境之个人理解:窗外的井旁早已有人摇着辘轳在打水,小心翼翼,生怕惊醒房内还在睡觉的人儿,可是呢,房内的人儿却是早已经醒了。琴弦看起来那么的无力,古琴在晨中看起来那么的孤寂清冷,薰香早已经在金鸭形的香炉中烧完透心,香灰早已经变冷。赖在床上不想起来呀,窗外的一声莺歌打破了闺房的宁静,这才发现日头已经很高了,透窗的花影都转了方向。起来呀将满腹的心思寄与飘飘荡荡的柳丝,柳丝飞绊在翠绿的尾羽形簪上,随风难定。

以上的理解,为个人所想。其实千人千思,千人千种想法,千人千种理解,请看到我对此词理解的人,不要对号入座。

这是一首春闺词。当然作者想表达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想说说我在词中所体会到的,我不喜欢将一首优美的花间词理解到要与歌楼舞馆挂勾,或必离“歌姬舞伎谈情说爱”不远,好好的一首词硬是要挂上风流债,让我相当的厌恶,尤其是现在的很多现代学者读古词,尤其喜欢风流俗艳的东东,讨厌!讨厌!讨厌!

我喜欢这首词当中的“不道隔窗人睡醒”,因为很容易进入那种早晨的环境,睡醒又赖在床上,能从窗外辘轳轭轭声感觉到早上的清幽与凉爽。

我还喜欢这句“红日渐高花转影”,因为能够感觉到那种花影婆沙透窗而来的,清凉之意。我如果在早上睡起躺在床上,肯定是还会赖床好久的,直到这个美景不见。

这个作者我知道一点点儿:李石,字知几,号方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