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九点半了,我还在外头

今天来车公庙打图,从六点半来,到现在九点半了,这个图还没有做完,我坐这里等待的都要睡着了。我现在所从事的这个行业太辛苦了,活累,下班也晚,哎!什么时间能换一个心宜的工作呢!

在街上看到三个残疾人在卖艺唱歌,嗓音不错,他们不是手有残疾,就是脚有残疾,不象天生残疾的样子,看起来真象被人为弄残成那样的,为什么呢?为何两个双脚长度不一样的人碰到一起了呢?如果是那样,真是太可怜了。他们的歌唱的很好,其中有一首关于妈妈的歌,听的我心理挺难受的,因为我想起了我的妈妈,一想起我的妈妈,我就想起了我的不孝,一想起我的不孝,我就惭愧自责,心中又堵又闷,就是听到妈妈这个词,都让我要郁闷好久的。

上天有好生之德,每个人都有平等生存的权力,不管是富贵还是贫穷。但愿未来美好的世界,不要再有那些黑暗之面,人人都平等而快乐的活着。只有吉祥如意,没有痛苦与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