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晚睡觉,要不得

昨天晚上,贪欲心一起,想着和同事的21天早起打赌,已经在我失败2次,成功1次的基础上,成功结束。我就想,晚上看看小说和电视剧晚点休息,第二天晚点起床,不要那么早了,放纵一下。晚上用笔记本看言情小说到转钟两点,第二天别说6点钟起来了,就是醒也醒不了,老在做梦。最后到9点多钟才起床,起床后头疼不已,头的上部有点儿酸酸的,晕晕的感觉,整个人没有精神。

朱颜哪有年年好/残雪楼台,迟日园林

背诵: 高阳台 韩疁 频听银签,重燃绛蜡,年华衮衮惊心。饯旧迎新,能消几刻光阴。老来可惯通宵饮,待不眠,还怕寒侵。掩清樽,幸有梅花,伴我微吟。 邻娃已试春妆了,更蜂枝簇翠,燕股横金。勾引春风,也知芳意难禁。朱颜哪有年年好,逞艳游,赢取如今。恣登临,残雪楼台,迟日园林。 个人理解,千人千思,勿做绝对正确的意思理解:

喜欢?需要?

无奈丢了两包半从家乡带来的炒米,大概有2斤7两的样子,因为那个米放的太久,都有一种油喇子味了,每吃一口,都让我翻胃不已,好几次吃都想吐出来,有一次吐了。本来还有煮的菜,胡萝卜也是吃不完,又加之我是过午不食的人,在这样的夏天,放到明天肯定是会坏的,也是会倒掉,但是……,没办法,我只有打包,放到公司的冰箱里,小小的占用了一点地方,今天还是无奈的倒到垃圾筒里面了,顺带着半个月前打包的泡苞菜也一并倒了,哎!叹息……

一些近代古琴演奏家的介绍

管平湖(1895~1967) 古琴演奏家。祖籍江苏苏州,生于北京一个艺术世家。 管平湖自幼从父学琴画。后又拜杨宗稷为师。二十八岁回苏州游天平山时,遇琴艺高超的悟澄和尚,经悟澄指教,琴艺大进。后又向山东秦鹤鸣道人学会了川派《流水》,从此名声大震。其演奏风格浑朴、刚健。音乐表现细腻,形象鲜明,颇具神韵。美国太空探测器的金唱片上,就录有管平湖演奏的《流水》,向茫茫宇宙寻找新的“知音”。 建国后,管平湖被聘为中国民族音乐研究所副研究员,专们从事于古琴研究、整理工作,且成绩卓著。已成绝响的古谱《广陵散》、《幽兰》经他打谱后,又重放异彩。此外《大胡笳》、《小胡笳》、《获麟操》、《乌夜啼》、《长清》、《短清》、《离骚》、《白雪》等琴曲也是经过他打谱整理的。撰有《古指法考》。

今早吃撑了,写字手都抖

由于昨晚别人帮我留的锅巴留的太多,我又是一个修佛之人,对于浪费粮食,深有恐惧感,所以硬着头皮,将那满满一饭盒锅盒给吃完了。撑的我走路都觉的直不起腰的感觉。 吃完饭,洗完锅碗,开始一天的练习毛笔大字的学习任务。写着写着,感觉手老在抖。以前手抖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打嗝。现在吃的太撑了,手也抖的厉害。

泰剧中的莲花

我迷剧大抵经过这样几个时期: 十几岁时,超迷港台武侠剧、琼瑶剧和日本励志剧。 二十几岁时,超迷韩剧和日本励志剧。 三十岁之后,超迷泰剧,已经觉的台剧太夸张,搞笑。港剧演员太老,新演员又太嫩太做作。日剧内容深刻,已经不再是热血沸腾的年龄。琼瑶剧那个年代的场景太旧了。而现在超迷泰剧的原因,是因为泰剧的场景超美,剧情超小言,更重要的是演员们相当的年轻,还有就是细节演的很好,虽然打酱油比较多,但是剧情很完整。

昨天买了两把篆刻刀

昨天去博雅买了两把篆刻刀,因为我觉的自己要加快点儿学习古典文化的速度了。 一把永字牌8MM的,花了我48元,后来上网一查,28元都有的卖,这博雅真够卖的贵的,又不是很大件的东西,致使物流费很多,还这样子的卖。买回来后试了试手感,刻了下干葫芦,觉的手感不错。 一把学生5MM的学生刻刀,花了我5元,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这个刻刀只能用来刮层浅皮用,根本就刻不动,手感也不好,同样是刻葫芦。

说啥也不在节假日出门或旅游

看新闻,深圳5月1日节日期间,那个交通简直就瘫痪了,那个排队等公交的场面,和火车站检票差不多,看着那场面,我就要晕倒了。我是一个极其讨厌人多,空气浑浊,还有在等待中浪费时间的人,旁边再有一、两个吸烟,那简直是要人就地晕倒。